宁江百事通

打车难背后:网约车合规成本大增在北京需增近10万

2019-03-15 20:47:53

竹子微波干燥设备 https://imqlr.ljforest.com/

  原标题:用户“打车难”司机“被清退”网约车今后会怎样?

  网约车“新生”?如何在运力合规与出行需求间找到平衡

  “去年底有司机收到了平台通知,要求尽量使运力合规,2019年元旦过后平台就逐渐对不合规运力停止派单了。”2019年元旦过后,曾服务于某网约车平台的一位司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作为一名“不合规”运力司机,他对未来感到迷茫。根据2016年底公布的《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他不符合“京人”的合规要求,并且其驾驶的车辆也不符合轴距不低于2650毫米,排量不小于1.8升的要求。“一旦全面停止对不合规运力的派单,我们就没法继续干了。”

  2018年11月底,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组织召开网约车顺风车进驻式安全专项检查工作新闻通气会。滴滴出行顺风车产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等七大问题被重点提及。

  业内人士分析,网约车正在进入发展的新阶段:无论司机还是车辆,不合规运力的清退力度将会加大。

资料图:民众使用网约车服务。中新社记者武俊杰摄

  “合规”成本大增

  按照要求,2018年12月18日,各大网约车平台不约而同对外公布了整改措施,“运力合规化”成为各平台共同的整改措施,也是各家平台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滴滴出行在整改措施中称,将“根据各地网约车实施细则对车辆轴距、排量、车价等不同要求,制定分城市分阶段的合规目标”,并“克服困难,持续并加快清退不合规运力,逐步减少对不合规人员和车辆派单,直至停止”。

  易到则称“围绕各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管理规定》中对驾驶员户籍、车辆标准、车辆注册地及车辆所有人等要求,已建立健全筛查体系”,并颁布了合规奖励政策,并称其在2018年的后4个月以来已经清退不合规驾驶员逾50万人,对拒绝合规的司机静默处理,“2018年12月31日前可在全国重点业务城市全面合规”。

  在北京地区运力合规率较高的首汽约车则称,旗下自有车辆合规率已达百分之百,非合规车辆主要隶属于加盟车队,将加速加盟车辆的合规进程,对不合规司机逐步封停。

  问题在于,以京沪两地的网约车法案为准,不合规运力在司机户籍问题上是无法绕开的难题。

  在北京从事汽车租赁的周先生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公司旗下的司机九成以上是非京籍,一旦被清退,对其快车和专车业务将是“毁灭性打击”。而在车辆方面,轴距和排量的要求都是较高的标准,旗下车辆的合规率也不超过一半。

  那么,在车牌号不变的前提下,车辆能否换成合规车辆继续从事网约车?答案是肯定的,但成本巨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获悉,各平台都开展了鼓励司机和车辆合规化及办理各种证件的“绿色通道”,“我们能多跑几步路的,就让司机少跑几步路,很多手续由平台来帮助办理。”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租赁公司人士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算了一笔账:

  以北京地区标准为例,在不更换车牌号码的前提下,轴距超过2650毫米、排量不低于1.8升的车辆至少是中端车型,然而,目前大量服务于“易达”“快车”等基础级别服务的车型价格均在10万元左右,而合规车辆最便宜也超过16万元,加上运营车辆在保险上需支付更多。因此,司机若想继续从事网约车服务,需要增加近10万元,此外还要承受强制报废年限为8年的规定。

  在安全专项检查工作新闻通气会上,安全隐患等问题也被重点提及。的确,不仅滴滴存在,在其他网约车平台也普遍存在。为此,“一键报警”一词普遍出现在各平台的整改措施中。滴滴还宣布,顺风车服务将无限期下线,并且已经去除了社交功能。其他网约车平台的整改措施中也有加强网络安全体系建设,保护用户个人信息等内容。

  网约车向中高端转型?

  众所周知,各平台中“专车”舒适”“豪华车”和“优享”等中高端服务的车辆合规率较高,被清退的绝大多数是“快车”“易达”等满足基本出行服务的产品类型,但中高端服务的单量占比在各家平台中很有限。

  一位不愿具名的租赁行业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网约车更多的是在单量上进行竞争,豪华车和专车的服务质量的确高,但意味着对司机和租赁公司的要求也多,并无太多司机情愿从事专车和豪华车,运力总数不会很高。”

  也就是说,当大多数满足基本出行需求的运力被清退后,网约车不可避免地走向中高端化。在传统出租车“减少”了一个有力竞争者的同时,市民基本出行的需求再次“供不应求”。

  原本习惯“秒到”“秒接单”的“快车”“易达”等服务的用户再次遇到“打车难”问题。“打车难”问题伴随着清退不合规运力的出现是短时间内无法避免的,2018年9月,滴滴出行曾以内部整顿为由,进行为期一周的夜间停运,彼时黑车、黑摩的重现江湖,人们在路边聚集打车和被随意加价再次出现。

  实际上,从2018年9月中旬滴滴出行恢复夜间运营开始,就有部分不合规运力离开平台,原因之一是对未来合规化运营后自身地位不稳的担忧,但更多的则是对整个行业的悲观,预计未来收入有限。

  也就是说,“打车难”问题在各家平台运力开始下降,司机退出市场的之前几个月就已经出现,到2019年元旦,各家平台明确要求司机和车辆合规化之后,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明显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各平台其实也在尽可能地使清退不合规运力的行为按步骤分阶段进行,而非“硬着陆”,在各平台的整改措施中不乏对司机和车辆达到合规标准的鼓励政策、帮助办理证件的“绿色通道”及“静默”等暂时性措施。

  “我们还是希望所有司机和车辆都能够乐意合规化运营,毕竟所有的单量和运力都是由他们撑起来的。抛开京沪两地户籍要求不说,单是车辆的证件办理以及户籍合规司机的证件办理齐全了,都是不小的工作,这些我们都愿意帮助司机做。”一位网约车平台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昕|北京报道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宁江百事通版权所有